电话: 0596-8523151 地址: 福建省云霄县云陵镇西北路375号

项目分类

联系我们

名称: 云霄立人学校
电话: 0596-8523151
热线: 0596-8523311
邮箱: 15305061201@163.com
地址: 福建省云霄县云陵镇西北路375号

当前位置学校管理展示

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读《活着》有感 时间:2020-10-22 浏览次数:27

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读《活着》有感

方琳

“皇帝招我做女婿,路远迢迢我不去。”耕田老人用粗哑的嗓音,唱起旧日的歌谣,咿呀咿哟地吆喝,稻田里的老牛儿将那块古板的田地耕得哗哗翻动,犹如水面上掀起的波浪……这是我学生时代第一次阅读余华笔下的福贵,一个垂暮的生命,用他自己的生活方式,苟延残喘地诠释着“活着”的意义。

是什么造就了福贵的故事?是神奇的时间。正如余华所说:“我知道福贵的一生窄如手掌,可是我不知道是否也宽若大地?”今夏,我得空再次阅读了余华的《活着》,却与之前阅读这本书的感受截然不同。假如你问我之前阅读完《活着》的感受是什么样的?我能肯定地回答,福贵的一生是悲惨的,压抑的。如今,再次问我,我想福贵的一生宽若大地,是命运的坦荡,是活着的希望。

福贵,一个曾经风光一时的富家少爷,因为年轻时的猖狂,沾染上赌博的恶习,毁掉了自己和全家人的幸福。他在困顿中觉悟,厄运却一直跟随他……

“家珍,我完蛋了。我把家产都输光了。”福贵走进房间,对着自己妻子说道。“你说什么?”福贵的娘睁大眼睛看他。“我把家产都输光啦!”福贵说完后口吐白沫躺在床上,一副要死的模样。“孽子。”豪华的徐家大院里,徐老爷气冲冲地喊道。等不及福贵下跪认错,徐老爷气晕过去。第三天徐老爷便叫人来变卖房子和家产,给福贵还赌债。福贵背着三担铜钱,走了十多里的路还给债主龙二。

福贵回到家,徐老爷又哭又笑地叨念着: “徐家出了两个败家子。”老祖宗将徐家从一无所有奋斗成有头有脸的大户人家。在徐老爷手上,家产已经损失了一部分,到了福贵这儿,彻彻底底败光了。没出两天,龙二入住徐家,福贵一家被赶出去,住进了一间小茅屋里。刚搬进去,徐老爷便在村口的粪缸里摔倒了,这一摔便去世了。

福贵的爹死后,他的老丈人八抬大轿要把福贵的妻子接回家去。福贵的妻子家珍是城里米行陈老板的女儿。徐家败落后,老丈人执意要把怀着二胎的家珍带走。家珍和已经福贵生了一个女儿,叫凤霞,三岁半。家珍舍不得女儿,迫于父亲的命令,还是走了。家珍走后,福贵便与龙二租来了五亩田地,福贵,福贵娘,凤霞三人就靠耕田维持生计。

离开后的家珍生了个儿子,取名有庆。有庆半岁时,家珍带着他回福贵家,再也没回娘家,一家人就这样过着苦日子。一年后福贵娘病了,福贵去城里请郎中,不料被国民党拉去当壮丁打仗,在解放军解放期间被救出来,等他回到家后,他娘已经病逝了,凤霞却在一次发烧中成了聋哑人。

几年后,到了儿子有庆上学的时候,福贵夫妇想尽办法让有庆上学,为了节俭开销,卖了女儿凤霞,这是书中我认为最写实的一点。在那个年代,我相信有很多人因为供养不起家人,便把自己的骨肉给了别人。但毕竟骨肉相连,凤霞偷偷跑回来,一家人团聚,继续过着贫苦耕种的生活,两个孩子也会帮忙,福贵很是欣慰。

日子稍微有点起色,却赶上了人民公社时期,家里的东西充公了,儿子却在一次献血造成的医疗意外中去世,儿子献血的对象居然是福贵打仗时的战友春生,几年不见,成了县长,可善良的福贵并不埋怨他。紧接着文革期间,福贵看着春生被革职服刑,自杀身亡。一家人的生活比之前更苦,妻子因为温饱问题,身子虚弱得了软骨病,好不容易将聋哑女儿嫁出去,凤霞生产时却难产死在医院里。福贵的妻子接受不了噩耗也走了。剩下女婿二喜和外孙苦根一起生活,女婿二喜是个工头,在一次搬运中被水泥板砸死。福贵只能一个人抚养外孙,不料在苦根七岁时,发烧生病了,福贵出去耕田,回家后发现苦根因为饥饿,吃豆子撑死了。福贵十分绝望,至亲至爱的人都一个个离他而去,他却一次次躲过死神的魔掌,最后,他买下一头老牛,取名“福贵”。从此,便和老牛相依为命,在世上好好地活着……

为何要花大量笔墨将书里内容呈现出来?因为这本书带给我的感受是十分震撼的。书中让我有泪点且意难平的地方很多,余华用朴实的文笔塑造了福贵这样一个看似普通却又相当有故事感的人物。他代表的不仅仅是一个人,更是一个时代的历程,他见证着自己惨淡却不平庸的一生,他见证着受过伤可却日益强大的中国。

当福贵的儿子因为上学时为县长夫人献血,结果失血过多去世,明明是医院和学校的责任,可伤痛只能福贵一家来承担,作为社会底层的人,只能忍受不甘。当福贵夫妇为让聋哑女儿凤霞有个依托,到处寻亲。即使被村里人嘲笑,福贵也没有放弃时,我看到了父母为了子女付出的真挚情感,活了大半辈子,最放不下的还是自己的孩子。当经历了解放战争时期,人民公社,文革时期几十年的起起落落,福贵看清了世态无常,人间冷暖,经历过荣华富贵,忍受过穷困潦倒。他甚至亲手埋葬了他的六个亲人,那片土地对他而言,不仅仅只是让他吃饱穿暖,更多的是缅怀。福贵时刻都能感受到自己的过去,他能将往事清晰地刻印在脑海中,即使他触摸不到时间带走的一切,可是却感受得到。就像寒冷的冬天一样,我们不能注视也不能抚摸,只能浑身发抖地去感受。

我曾想,为何余华不给福贵一丝转机?为何让他一次次接受命运的摧残?读到后面,我才发现,活着就是福贵最大的转机,最有力的抗争。苦难又如何?悲伤又如何?遇到难题,总是要乘风破浪去解决,千钧一发之时更不能断送自己活着的信念与执着。

我很庆幸,自己生活的年代是如此幸福。至少我没有像福贵一样,挨过饿,受过气,忍过痛,可幸福又是什么?是锦衣玉食,还是腰缠万贯?我想,人的幸福到等到最后,在他生前和葬礼前,无人有权说他幸福。也许,在福贵心中,他认为自己也是幸福的。比如他躲过了地主阶级被批斗的时期,比如他在战争中逃过一命,比如他健健康康地活着。往事随风,可历历在目,书的结尾,福贵拉着老牛渐渐远去,唱道:“少年去游荡,中年想掘藏,老年做和尚。”我想,心存美好的人,哪怕一人,也会保护着内心不灭的火光向前进,即使经历过惆怅,最终不过是风轻云淡。正如辛弃疾笔下的:“少年不知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秋天来了,给正在努力的自己添件衣,流年笑掷,未来可期。

·下一篇 读《一线带班》随感 ·上一篇 落花童年,一去不还----读《城南旧事》有感
公司地址:福建省云霄县云陵镇西北路375号 公司电话:0596-8523151 版权所有:云霄立人学校 备案号:闽ICP备10205851号
在线咨询